不要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

我总是不知不觉的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而当这个所谓“期望”落空的时候,却又狠狠地埋怨别人。

抱怨

国家调了那么久房价还是降不下来,垃圾,体制有问题;那些对国家毫无贡献的艺人一年挣那么多,我为国发光发热却没几毛钱,垃圾,社会畸形;那些拍马屁的人升迁那么快,自己尽心尽力、任劳任怨却没换来应有的回报,垃圾,公司要完;等等等等。

我理解的「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

顾名思义,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却希望能够依靠别人的力量来帮你获取。这个与相信别人是有区别的,区别在于一些很微妙的地方,而且在某些时候是没有办法详细区分两者的。

就比如做一个比赛,我有一众队友,那么我希望在我负责好自己那块任务的同时,无条件的相信队友能够把另一块做好,最终获得比赛的胜利,这个看起来就不是通常理解中的「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而是相信队友。再比如国家与国家之间,我们在那段艰难的岁月里也同苏联老大哥有着亲密无间的合作,老大哥也处处帮扶着我们,那么我们是否能够选择无条件的相信老大哥呢?毕竟这个看起来也有点像是队友的关系嘛。但历史告诉我们,不能因此把所有的希望拱手让人,最终还是得靠自己。

这两者微妙的区别我也会时不时的搞混,因为它们甚至不是绝对不变的,很可能有那么几次它们两者是反过来的。这就更加难以判断了,因为它还是随着时间的变化而变化的,并且看起来就是一个完全随机的概率分布。我很讨厌这种模棱两可,云里雾里,所以想在这个概率分布当中找寻一些大概率的事件,用以规避一些本可以规避的风险,不至于像没头没脑的赌客一样,被人诓上天台。有些可以确定的事情比如技能之间的协作分工,不太确定的是领导的统领协调能力,还有不确定的是合作伙伴之间的磨合。

对于技术上来讲,就比如一个产品,有人是负责销售的,有人是负责研发的,有人是负责测试的,并且一定可以确定的是,技术上的细分是必要的,因为一个人不可能掌握非常全面的知识,这是客观因素。所以工作中需要我们相信自己的同事,并且在别人的专业领域给予足够的空间与信任。而公司与公司之间的关系,比如前不久中兴被 BigBrother 卡脖子的事件,这就需要自强自立,把核心技术拿过来自己做,不能一味依靠别人。

归根结底,在不能够信任的事情上面,有能力没能力都要拼尽全力靠自己(比如国家之间的科技壁垒),在绝对的信任面前,放手依靠别人(比如技术分工合作),但是大多数时候,信任是十分珍贵的,因为总会有人的屁股跟我自己的屁股不是坐在同一个位置。

所以不相信别人与本文的主题是有区别的。

那些虚妄的寄托

为什么不能相信别人呢?让世界多一点信任,少一点套路不得行吗?在学生时代,我们可能会经常性的依赖班里学霸的作业、依赖期末考试前夕老师画的重点;我们可能会想着靠国家的调控把房价降下来,那么就可以成功买房啦;我们可能会想着团队里的能人把事情搞定,然后以为自己也可以掌握那些知识,以为自己也可以趁机获取相应的回报;我们可能会想着有人(比如朋友、主管、同学、老师)会不断地推着自己前进,带着自己进步。

以上等等等等,有很多呢,最后会发现原来事情不是如自己原本那么美好的期望一般,它变得越来越操蛋,然后就会抱怨体制、抱怨不公、抱怨别人的自私、抱怨这个阴暗的环境。我时常想着能不能有一个人来告诉我怎么做,不管是亲友也好、上级也好,如果他能确切的告诉我,你这么做就一定能够达成某种成就。

就像一句古时候传下来的土味哲理一样:朋友帮你是情分,不帮你本分。朋友尚且如此,别说跟我们毫无亲缘、友谊关系的陌生人了,当然是有善良的老实人的,但是我们不能妄想所有的人都是这样。放下希望房价暴跌、中 500 万大奖、老板突然无比赏识自己、随缘找到知心伴侣、上级时不时主动给自己涨工资、自己的职业恰好迎来风口等等这些幻想。

屁股的问题

作为程序员,我们可能会想着要让产品经理多体谅我们,让社会资源制度多倾向于我们,让头发少掉一点;作为产品经理,会希望程序员能够多理解自己的想法,遇到需求不要上来就说完不成,有困难大家一起去克服,都是为了公司,为了业绩嘛。

作为孩子,我们可能会想着作业少一点,好吃的、好玩的多一点,大人可以给多一点自由;作为家长,总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尽早的多学一点东西,总是希望他不要沉迷游戏、搞危险动作,多听话,少作妖。

作为女生,我们。。。不是,她们可能会希望男朋友多带她出去玩儿,吃好吃的,多买点口红化妆品,凡事都能听她的;作为我们这一方,可能会希望女友能够也时常关心一下自己,上班是不是累了、是不是想买新的手机、键盘、显示器、米家新品、Stream 。。。

大多数的我们,想法是一定会基于自己所处的位置而产生,描述这个位置的概念从宏观角度来讲就是阶级。不同阶级的人,其所处的位置一定不同,所谓屁股坐不到同一个地方,那他们的想法与行为就遵循着与自己阶级相对应的一套模式。阶级这个东西,看着好像是无形的,因为我们每个人现实生活中的圈子不会太大,聚类效应导致我们与周边的人差距还没上升到阶级这个层次,但是阶级确实客观存在的。

宏观角度来讲是阶级,再细化一点就是每个人所扮演的角色不同,其所处的位置也不同,比如职能之差、职等之差、性别之差,那么我们把符合我们自身利益的期望寄托在另一个不同类型的角色身上的后果,可想而知。大概率是自己眼里的想法与人并不相干,人压根不在意你的想法,少部分是根本与你是对立的,还有一小部分才会把我们的期望放在心上。

有这么几个意外的情况:

  • 别人跟我们的利益是不同的,但是依然愿意为我们不断争取,我们与别人反过来也是一样道理;
  • 明明这样做符合别人的利益,但是自己却觉得是符合自己利益,于是变成蒙在鼓里为别人争取别人的利益;
  • 我们与别人的利益是捆绑的,但是角色是不同的,但最终结果表现为我们会互相抱团取暖,互助互利,但是这个关系的维持有时间限制,或长或短;

可以看到,第一种那是真的英雄,良师益友,人生导师类型的。第二种纯属被人忽悠走了,或者是自己傻傻的(估计我们每个人都有这样傻傻的时候),属于弱势一方。第三种就是难得的合作伙伴关系,虽然有保质期,但是保质期内我们可以取长补短,弱势一方可以获取到大量强势一方的资源与技术。

屠龙的少年终成恶龙这种事情不少发生,甚至是大多数情况,因为随着屁股位置的改变,自然就会有很多时候行为并不符合当初别人的期望,就会产生:狗子,你变了的感想。这种改变有时候甚至不是自愿的,而是迫不得已的。

靠自己争取

技术需要靠自己不断求知,不能等着别人来催着自己学习,掰开自己的脑袋灌输知识。房子、车子、职位晋升什么的也要大部分靠自己的力量去完成,把这些东西寄托在别人身上是极为不靠谱的,除非你能遇到真的良师益友。

从宏观角度上来讲,大大告诉我们要独立自主,核心技术譬如制造、芯片、化工等等都要握在自己手里,因为国与国之间只剩下单纯的利益了,并且国家这个集体保证了个人这种所谓的「非理性」行为不会出现,比如非常单纯的慈善性质的国家援助,技术传授等等。

个体角度来讲,不仅男生,女生也是,要养成凡事靠自己的思维习惯,女生自主一点一方面可以减轻一点对方的负担,另一方面也可以防范分道扬镳的风险。靠自己虽然难,但是是正确的,贝多芬说,要紧紧卡住命运的脖子(误),这个人应该是我们自己。

想来我小时候还是个愤青的时候,想着怼天怼地,啥问题都能解决,真无知者无畏。现在有很多事情都无法做到像小时候一样“运筹帷幄”,因为太复杂了,不是只做做那几门科目的题就行了,于是无力感越来越强,也就越来越依赖于别人、外界环境,一方面是由于压力导致我们必须有一个释放的点,于是就把一部分希望寄托于人;一方面是有些事情确实解决不了,就只能听天命了。长此以往,就变成星爷口中的咸鱼了,破罐子破摔,等着别人的施舍,别人给什么才能用什么,而不是自己没有什么就创造、去争取它。

End

除了自己没人靠得住 – 鲁迅(误)。


想做的事情就去做吧
©️2020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