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千年的家书

故事要从公元前开始说起,距今差不多应是 2200 年之前了,那个时候正当是秦楚大战的关键时间节点,两封从秦军士兵视角展现小人物内心活动的家书被从前线寄回了家中,当时可能就是很正常的沟通交流,但是放在现在来看,大时代恢弘背景下的小人物内心展现,带给了现在的我们无限感慨,仿佛情绪越千年有血有肉的展现在自己的眼前,而这个故事的结果也引起人的无限遐想,以至唏嘘不已。

原版的家书是由上世纪在湖北省云梦睡虎地出土的竹简所载,说道云梦睡虎地其实还有另外一位主人公,是秦朝的一名“令史”,属秦朝的一位司法人员中一员,后面再说。这两封家书也是目前为止发现的最早现存的家书,当然更早的肯定也有,保存到现在的已经发现的最早的也就这两份了,从家书推知的片段历史来看,这两封家书被保存下来想必也是偶然事件。

家书的原文如下:

二月辛巳,黑夫、惊敢再拜问衷,母毋恙也?黑夫、惊毋恙也。前日黑夫与惊别,今复会矣。黑夫寄益就书曰:遗黑夫钱,母操夏衣来。今书节(即)到,母视安陆丝布贱,可以为襌裙襦者,母必为之,令与钱偕来。其丝布贵,徒〔以〕钱来,黑夫自以布此。黑夫等直佐淮阳,攻反城久,伤未可智(知)也,愿母遗黑夫用勿少。书到皆为报,报必言相家爵来未来,告黑夫其未来状。闻王得苟得…(转背面)

毋恙也?辞相家爵不也?书衣之南军毋……不也?为黑夫、惊多问姑姊、康乐孝须(嬃)故尤长姑外内(?)……为黑夫、惊多问东室季须(嬃)苟得毋恙也?为黑夫、惊多问婴记季事可(何)如?定不定?为黑夫、惊多问夕阳 吕婴、匾里 阎诤丈人得毋恙……矣。惊多问新负(妇)、妴(婉)得毋恙也?新负勉力视瞻丈人,毋与……勉力也。

惊敢大心问衷,母得毋恙也?家室外内同……以衷,母力毋恙也?与从军,与黑夫居,皆毋恙也。……钱衣,愿母幸遣钱五、六百,布谨善者毋下二丈五尺。……用垣柏钱矣,室弗遗,即死矣。急急急。惊多问新负、妴皆得毋恙也?新负勉力视瞻两老……(转背面)

惊远家故,衷教诏妴,令毋敢远就若取新(薪),衷令……闻新地城多空不实者,且令故民有为不如令者实……为惊祠祀,若大发(废)毁,以惊居反城中故。 惊敢大心问姑秭(姐),姑秭(姐)子彦得毋恙……?新地入盗,衷唯毋方行新地,急急急。

下面就是我根据看到的资料脑内演绎了一下当时的情况,第一封信是黑夫也就是哥哥的口吻,第二封信是惊也就是弟弟的口吻,所以可以看出来语气是不同的,惊给人的感觉就是很活泼的一人,大哥则显得更加沉稳一点,确切来说应该是二哥,大哥是衷,也就是他们家的老大。

现在是公元前一百多年的一个农历二月十八,黑夫和惊再次问候大哥衷,咱妈的身体还好吧,秦的行文一般表示对上的尊敬,要求使用“敢”这一专用词,所以可以看到敢再拜,敢大心之类的词。我们兄弟两个都很好,没什么大碍。前几日我和惊因为打仗的原因分开了几日,今天又再次会和了,这次战斗过程应该是王翦率军 60W 和楚国反复争夺城池的其中几次战役。我写这封信主要就是想说:妈,给我一点钱吧,顺便也给我寄一点夏天的衣服过来,我这经日打仗,快没衣服穿了。书信到的时候,妈你比较下家乡的丝布,看看贵不贵,不贵的话就直接做好成衣服,然后和钱一起给我送过来吧。如果丝布贵的话,那就折算成钱,我这边自己买点布做衣服穿。我们这几天到淮阳了,现在正在攻打淮阳,已经持续不少时日了,以后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自己是死是活以后也说不定),希望妈妈多寄点用的、花的过来,不要太少了。到时候也帮我问下,咱们家的爵位下来了没有,如果没有下来的话也在回信里面告诉我,我听大王说有(封爵的)文件的话很快就会到了。妈你身体什么样啦,送爵位过来的的话也别忘了对他们说声感谢呀,另外回信和衣服要寄到南军,不要弄错了,那就完蛋了。提我和惊多问候下姑姐,特别是康乐的孝姐(大姑),东室。。。。(问候了好多人)。也帮我们问下我们和婴记季商量的事情怎么样了,定了没?再次帮我们问候。。。。。惊想问候下他新取的媳妇怎么样了,身体还好吧,还有妴(这应该是他们兄弟两个的姐姐)。新媳妇也要多照顾老人,生活也不容易,咱们大家一起努力吧。

惊问候大哥衷,咱妈的身体还好吧?家里家外的人都还好吧,母亲深圳的没事吧!我跟着军队和黑夫一块,我们两个都挺好的。钱和衣服的话,希望妈可以寄过来5、600 块钱,衣服的话不要少于2丈5尺,要用好布,我们问垣伯借了钱,而且用光了都,一定要快打钱过来呀,不然我就要死啦(不知道是夸张的口气还是事实如此),急急急!!!替我问下我媳妇还有怨身体怎么样了,我很想她们啊,也让新媳妇多多照顾照顾老人。我离家挺远的现在,也请大哥帮忙照顾好怨,不要让她去太远的地方砍柴,大哥。。。听说我们国新攻下来的土地人都跑空了,那些原住民也是不听话。多多为我祈祷吧,如果卦象不好,那也不要太担心,那是因为我在敌人的城池里面罢了(淮阳城已经攻下来了,但是楚国依然反复争夺)。替我问候。。。。。。还有,新攻下来的地方进来了一批盗贼,大哥也不要多往那边跑,急急急啊!!!

除去时代背景,这简直就是:妈,快打钱的秦朝版本啊,并且小儿子还急得不行,再不打钱就真的要死了。这里也有好几个问题,秦国打仗不给发衣服,也不给发钱,我这打个仗还要自备这些东西,感觉很苦逼啊。其实秦国从商鞅变法之后实行军功爵制度,官爵 20 级,民爵 8 级,战场上砍一个脑袋升一级民爵,爵位由官府直接下发到家里面,我觉得这个可能也是考虑到行军打仗生死未卜,地方不定,发到个人手中可能不太方便,功爵就包括了社会地位和钱财,所以兄弟两个问家里要钱也不算是啃老,相反他们两个在信中也说了已经有爵位下来了,说明这哥俩家庭温情的背后,着实是在战场上砍了不少人头。前期确实砍人头拿回来算军功,后期变法后就改为割耳朵了,毕竟头那么大,万一哪个哥们作战过于勇猛,那可能就拿不下了,太过累赘。

不过从结局来看,发掘出来的墓葬只有墓主人,也就是大哥衷的尸体,哥俩的不在那块地,再结合大哥的墓葬里面放入了这两封家书来看,可能哥俩早就战死沙场了,也不知道后来有没有收到打的钱。秦朝兵役制度很严苛,大哥衷没去服兵役,可能一个是身体有残疾,一个是秦朝制度要求家里面孩子要至少留一人在家务农,不然后勤供应跟不上。而除了大哥,我估计其他家人可能后续也断断续续去世了,小人物不太可能在那个战乱年代留下后代,不过好歹大哥衷没死于战乱,有自己的墓。总之这个故事的结局想必并不是很美好,也就是整个时代洪流之下的一个小小的微不足道的插曲而已,就像千万个普通平凡的我们。

秦变法之后立军功爵制度,所以一些穷苦人家的孩子上战场砍人应该是最快的上升方式了,这也是秦军为什么所向披靡的一部分原因。秦军自商鞅变法后,立下的制度事无巨细,涵盖到了生活的方方面面,前面说的秦吏喜生平抄写了差不多一整套的秦律,里面有几个案例在国家宝藏小撒的演绎下呈现了出来,我知道的有下面几个:

  1. 街头斗殴、棒杀,若有百步之内的旁观者,则必须前去调和施救,不然罚钱。
  2. 家庭矛盾,丈夫把妻子耳朵扯裂了,罚丈夫剃去胡子头发。
  3. 父亲可以偷儿子钱,儿子打父亲判刑,父亲可以合法杀死儿子。所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媳妇显然不算在内)

喜记录下来的秦律也是十分庞杂,细细看来,有很多都是挺人性化的,比如陈胜吴广雨夜耽搁了徭役,按道理来讲是不用杀头的,秦律记载是可以判定为合法的。不过秦朝那时候可能社会效率并不高,事务规定的过于细致,会导致执法成本上升,并且越为细致,可能出漏洞就越多,也会有很多人借法杀人、或者排挤别人,但是从秦律本身来看,有非常多的地方都是值得学习,并且和现代法律有很多共同之处。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最后商鞅被处以五马分尸刑罚,不知道被处刑之前的他是什么一种想法。

End

最近开始忙起了,平时没什么时间去做积累了,公号可能又得时断时续的更新了,今年任务繁重,看着让人倍感压力啊。


©️2020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